席克在一間鐵工廠前停步,「這裡是帕森的工廠。」

依坦希斯環顧周圍,這裡位於飛空艇後方,一整排廠房和阿瓦德的工廠有得比。

不遠處有個男子靠坐在牆,垂首傻笑。

「他在那。」席克指著傻笑的男子,「他是帕森。」

和布朗的陰森感不同,但還是令人討厭。

依坦希斯走到帕森身前,面無表情,「帕森先生,現在有空?我們有些事想問問你。」

帕森抬眼,看著荒野帽下的豔麗紅髮女子,身後揹著帥氣的格林機關槍,他搖搖晃晃地站起來,「嘿嘿嘿……你們——是甚麼來歷?憑甚麼我要回答你們問題?呵呵……」露出戲謔的眼神,「小妞身材不錯喔……」邊說,手邊伸向依坦希斯的胸前。

依坦希斯正準備掏出腰際的來福槍時,席克早她一步抓住帕森的鹹豬手。

「親愛的帕森先生,」他微笑著,「我們想問關於你兩位老友的事情。」手勁之大,讓帕森的手腕發紅。

幾秒後,他鬆手。若再下去,或許會弄斷帕森的手骨,但在他眼底,弄斷手骨算便宜對方了。

帕森沒有生氣,仍不停地傻笑,一陣一陣地,「呵呵呵、哈哈哈……我知道我知道,你們兩個有姦情,呵呵呵,我猜對了嗎?哈哈。」

即使帕森活在自己的世界,依坦希斯仍沒被激怒,只是淡淡地掃他一眼,「阿瓦德和魅卡斯死了,你開心嗎?」

「他們死了?死了?死了?」帕森停止傻笑,取而代之的是不停重複的話,「真的死了?死了?」

「阿瓦德一個月前死了,魅卡斯昨天也被殺害,應該是同一個兇手所為。」席克答道。

「哼哈哈、哈哈……死了、死了、死了……」帕森摀著臉,不禁笑了出來,「為甚麼會死?是因為他們該死嗎?哈哈、哈哈……」他的臉湊近依坦希斯,「我該死嗎?他們都死了,我該死嗎?該死嗎?呵呵呵呵呵……」

依坦希斯退後一步,冷眼看著眼前的男人,不發一語。

聽起來帕森不曉得他的好友逝去的消息,不說魅卡斯,阿瓦德已經死去一個月了,魅卡斯沒有通知帕森嗎?

席克輕咳一聲,「親愛的帕森先生,你知道阿瓦德最重要的東西是甚麼嗎?」

「重要的東西?嘿嘿嘿……想知道嗎?」帕森搖晃地走到席克面前,「就算我知道也不會告訴你們,哈哈哈,失望了嗎?哈哈哈……」

「是不是設計圖?」依坦希斯脫口而出。

「設計圖……嘿嘿嘿……聰明、聰明……」笑笑的,隨後怒目而視,「你們不會想從阿瓦德身上拿走設計圖吧?」下一秒,又繼續傻笑。

「我們找不到設計圖,也不曉得是甚麼樣的設計圖。」席克盯著帕森,「不過,兇手大概是衝著設計圖來的。」

「呵呵呵……設計圖不在我這、不在我這……哈哈……」說完,他倚著牆,搖晃地坐在地上。

席克和依坦希斯對視幾秒,隨後離開。

 

 

「他根本是個瘋子。」依坦希斯說,「像發狂的科學家。」

「估計之後再去問,也不會問出甚麼線索。」席克揉揉額角,「沒想到阿瓦德有這樣的朋友,真難想像他們是怎麼相處的……」

和帕森溝通,有大半是在聽他傻笑。席克暗自佩服魅卡斯和阿瓦德有這樣的忍耐力。

「可以確定的是,設計圖不在他手上。」依坦希斯輕聲道。

「有可能兇手已經拿著設計圖遠走高飛了。」席克作了假設,「兇手在阿瓦德身上找不到設計圖,所以找上魅卡斯。不管魅卡斯身上有沒有設計圖,都會被滅口,這樣假設妳覺得如何?」

「如果你是指兇手因為魅卡斯知道設計圖的存在而殺了他,那帕森先生和布朗先生怎麼還沒死?」

「應該是早晚的事。」席克說,「魅卡斯是在阿瓦德死去後的一個月被殺,所以,早晚他們可能都會死。」

「那只得保護他們。」依坦希斯閉起眼,「雖然我討厭那兩個傢伙。」

「沒辦法,這是警備公會的工作。」席克學依坦希斯的語氣,依坦希斯無表情地看著他,席克笑了一下,「妳平常會這麼說的。」

依坦希斯轉身,閃過一抹淺笑——席克看呆了,他不得不承認,依坦希斯的笑容真的美翻了。

「去卡佩達仁府吧。」依坦希斯輕拉皮製短外套,她頓了一下,「安葬魅卡斯。」

 

 

潛入卡佩達仁府的布朗,看到魅卡斯的屍體並沒有很驚訝。魅卡斯倒臥在樓梯旁三公尺的距離,樓梯下有一排單層置物櫃,裡頭堆放了許多雜物。

空氣中飄散著腐敗的屍臭,味道像成堆腐爛的鴨蛋,令布朗窒息。

窗外透入的微光撒在屍體上,布朗很清楚的看到魅卡斯的眼睛,大得嚇人,像隻浮在水面上的比目魚,身上的屍斑顯而易見。若繼續直視,就會有魅卡斯下一秒起身變成殭屍、猙獰地掐住布朗的脖子的畫面。

布朗繞過魅卡斯,到置物櫃前,身披黑色連帽長披風的他,與屋內的黑色融為一體。

魅卡斯的頭靠近置物櫃,比目魚般的眼睛對布朗來說垂手可得。

「設計圖應該會在這裡……」布朗輕易地進入置物櫃中,嘴裡含著小型手電筒不停地翻找資料。他認為最容易看到的地方,也是最容易被忽略的。

資料實在太多、太雜了,有客戶交易紀錄、卡拉的塗鴉、購買商品的收據、歷年收支簿、行事曆等等,就是沒有設計圖。不過他沒放棄,畢竟這是其中一個置物櫃,還有三個。

置物櫃總共有五個,它們相連且無間隔,資料只塞滿四個。布朗將一開始翻找的資料中一半的紙張撥到沒放資料的櫃子,繼續在下個櫃子翻找資料。

為了等一下出置物櫃方便,他將第三個置物櫃的門打開,他邊找資料,餘光總會看見魅卡斯的屍體,太顯眼了,無法不去注意。

只要把這些資料找完就能離開這惡臭的地方了,布朗這麼想。

翻找資料時,他盡量將聲音降到最低,以注意周遭的狀況——在阿瓦德的房裡他也是這麼做。

資料找到一半,布朗餘光瞄到屍體有動靜,他撇頭,臉色慘白。

 

魅卡斯右手的指頭,在動。

 

曾聽過傳聞,有些人死後變成所謂的「腐屍」,在斐楊洞穴和古城最多。

布朗倒抽一口氣,若傳聞是真的,他想逃也逃不了。

 

吱吱!

 

一隻白鼠從魅卡斯的右手掌冒出,隨後到別處溜達。

「呼……」布朗大大鬆一口氣。

他自嘲著幹嘛自己嚇自己,這種緊張感他還記得——趁阿瓦德去廁所時,在阿瓦德的房裡偷偷翻找設計圖的時候。

視線移回資料上,嘴裡的手電筒幾乎是他的唾液,有些甚至滴到資料上頭,這些不比設計圖重要。

魅卡斯的屍體早晚殯葬業會來處理,他得加緊腳步,找到設計圖後馬上走人。

第三個置物櫃也沒有設計圖,布朗重複先前的動作,將資料撥到前兩個櫃子,前往第四個櫃子。

只要再找兩個、再兩個置物櫃就可以離開了……

 

喀搭。

 

卡佩達仁府的門開了,伴隨著腳步聲。

有人,來了。

 

布朗的心臟猛然縮緊,他立刻停止手邊的工作,並防止嘴裡的手電筒因顫抖而掉下。

第三個置物櫃的門沒關,他祈禱自己不要被發現,並盡可能克制自己的呼吸聲。

他聽到吵雜的說話聲,來者為數不少。

似乎是處理屍體的殯葬業者,其中有個聲音是剛剛叫住他的紳士。

腳步聲距離布朗很近,他沒辦法辨認出處理屍體的人或是調查死因的人。習慣外頭的踏步聲,他不再害怕,懸著的心便放鬆下來。

他聽到殯葬業者說「過幾天會請神父來主持葬禮」後,一群人的腳步聲逐漸遠離置物櫃,離開卡佩達仁府。

終於可以放心了……他想。

一會兒,布朗打算挪動自己的身子,卻聽到走入宅內的腳步聲,他的身子馬上僵直。

只聽到外頭的談話——

「依坦希斯,怎麼了?」男人的聲音稍遠,布朗猜男人應該在門外——是那個叫做席克的紳士。

「早上來的時候,置物櫃的門有開嗎?」依坦希斯盯著開了門的置物櫃問道。

「我沒印象了,當時注意力是在魅卡斯身上。」席克聳肩,「妳覺得有人在我們發現屍體後進屋?」

「嗯,」依坦希斯眨眨眼,「我是這麼認為。」

「那先在這裡調查一下吧。」席克微笑地走入宅內。

目前的狀況對布朗來說,非常不利。

周遭只剩那對男女的說話聲及腳下扣扣作響的腳步聲,這下子,只能使用最後的手段了——他以防萬一而設計的。

布朗將手探入衣服上的口袋,以趴臥的姿勢在小小的置物櫃中,要小心翼翼地移動著手並不發出任何聲響其實很有難度,彎曲的手幾乎不符人體工學。

他從口袋內拿出一個遙控器,緊張得手心都是汗,握在手上的遙控器顯得不真實。

 

喀喀。

 

嘴裡的手電筒不爭氣地掉了下來,落在資料上。

在這寂靜的空間,即使落下一根針也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 

糟了……布朗暗道。

手心的汗滲出更多了。

 

「有東西在裡面。」依坦希斯邊說邊走到置物櫃前。

 

 

/後:

這章說實在非常難產,我必須想像自己是布朗,潛入卡佩達仁府。

席克是紳士屬性,他一直面帶微笑,生氣時會開啟腹黑模式(外表微笑的掐著帕森的手)。

說起來目前還沒有角色是腹黑,剛好他能用上。

想寫點緊張的氣氛,但是總覺得不到位TAT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柳爺子 的頭像
柳爺子

柳爺子的小閣子

柳爺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