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wallpaper_62_1024  

 (圖源:網路,無關內文人物。)

 

「心臟沒了。」席克擰眉,「跟阿瓦德一樣。」

魅卡斯心臟的位置有個窟窿,兇手似乎有挖心的癖好。

薩爾坐在門口的階梯上,破案甚麼的,還是交給大人們吧。

依坦希斯走到少女面前,少女面色刷白,不停地顫抖。依坦希斯一臉冷淡,背光的臉龐森冷無比,她道:「起來,我們是警備公會的人,關於你父親的死,我們需要具體的情況,請跟我們走。」

少女看過依坦希斯和席克——在阿瓦德的喪禮上。她直覺認為這群人是來幫她的,她使力撐起發顫的身子,才站了幾秒,雙腳便不聽使喚地跪倒在地。依坦希斯沒打算拉她一把,但她很有耐心地等少女能走動時才轉身往門外走去,少女跟上前去。

「一般都會拉那女生一把的吧?」雷特以為依坦希斯會沒耐性地把那女孩拉起來,不過事實相反。

「這就是依坦希斯。」席克微笑,「她相信卡拉可以自己走的。一般人可以做的事,她不會插手。」說完,他也跟著到門外去。

「分會長啊……」雷特搔搔頭。作風的確挺適合當領導者的,他想。

在到矮房的途中,依然可見到那些壯漢們在工廠外圍,他們看到頭兒便立正站好,依坦希斯分別向他們點頭問好,直到依坦希斯轉入小徑,他們才繼續做自己的事。少女不怕這些壯漢,她知道他們都是好人,只是不懂表達。

到了工廠的矮房,樓梯底下一片漆黑,只有靠近門口前幾階受到光照,更重要的是,樓梯沒有扶手。少女能走到矮房前已經很不錯了,她看著有如無底洞的階梯,臉上爬滿驚惶——發現父親的屍體時,四周也是烏黑無比。

恐懼,使她無法繼續走下去。

一行人在階梯停下來,回望著在階梯前躊躇不前的少女。

「怎麼了?」席克微笑地看著少女問道。

「我……我不要下去……」少女腳有如癱瘓似的跪在地上,怎麼也站起不來。

即使少女這麼說,但這樁事件在外面談極為不妥,席克二話不說,走上前去將她橫抱,少女受寵若驚。

「開個燈吧,依坦希斯。」席克笑著看依坦希斯。

雷特以為依坦希斯會叫少女自己走,沒想到這回她甚麼也沒說,在牆上摸索了開關後開啟,燈光不怎麼亮,但還看得到路。

「女人還真是難懂……」雷特咕噥了幾聲,還是被薩爾聽到了:「大叔打算考慮男人嗎?」

「喂喂……我沒那麼說……」

席克抱著少女走下樓梯,他露出安心的笑容,「不用怕,有我們在。」少女點點頭,臉上泛起了紅暈。

被一個帥氣的熟男抱,少女緊張害羞的情緒大過於恐懼——但想到父親的屍體,她又露出害怕的表情。

到了地下一樓,能聽到地上那些壯漢們的談話聲,部分壯漢在工廠裡製槍,外頭的壯漢則監視來往的旅客。

席克將少女輕放在其中一個木箱上,隨後站在少女身後,倚著木箱。薩爾和雷特坐在對面的木箱上,依坦希斯則是站著少女面前。

「把妳所知道的都說出來吧,卡拉。」依坦希斯抱著胳臂,平板的語調令人發冷。

卡拉的聲音有些發抖,她輕聲地說:「昨晚我在樓上的書房裡,聽見父親的說話聲……當時有另一個男人的聲音,只是我聽不太清楚,我猜可能是跟父親談鋼鐵批發的事。因為這幾個月來,父親嘴裡常常唸著批發價又漲了之類的話……」她的聲音變得哽咽,「後來樓下沒聲音了,我猜想他們或許沒談成,誰知道早上到樓下就、就……」

她淚如雨下,抽抽噎噎,已經無法再回憶下去。

從卡拉開始述說時,席克便開了暗黑之眼,在她哽咽的時候,依坦希斯看了席克一眼,席克點點頭,依坦希斯明白他的意思,她看著卡拉,「明白了,卡拉。妳暫時和他們在一起。」她指著一旁的雷特和薩爾,雷特瞪大眼看著她。

「妳父親的遺體,交由我們安葬。我們會找出兇手。」依坦希斯說完後,看了雷特一眼,示意他帶走卡拉。

雷特輕呼一口氣,上前拉起卡拉,「我叫雷特,那邊那位叫修捷爾。妳跟我們到旅館……」他頓了一下,怕引起誤會,便強調,「呃,男女分房。」

 

 

雷特和薩爾帶著少女前往旅館,少女一言不發,怯怯地和他們並肩而行。

「卡拉。」雷特叫了她一聲,她抬頭看了他。雷特點了根菸,「關於你父親的事,妳知道的部分說出來,對我們破案會有幫助。」

「好……」卡拉的聲音微顫,將她所知道的父親一股腦地說出來。

魅卡斯從前在艾音布羅克有龐大的製槍工廠,當時阿瓦德只是個一間小工廠的老闆,魅卡斯在當地擁有部分的地權,有人需要廠房,得向魅卡斯買,並定期繳地租。魅卡斯等於有雙薪收入,那時候的他十分風光。

錢越賺越多的他,甚至買次級的鋼鐵及金屬來製槍,只為了壓低成本。反觀阿瓦德,雖然賺得不多,但使用的材料都很不錯,一傳十、十傳百,大部分的人轉向阿瓦德訂購槍枝,漸漸的,魅卡斯製槍事業逐漸沒落,後期的魅卡斯,完全是靠收地租過活。

即使如此,魅卡斯仍不放棄他的工廠,員工一個一個跑了,他仍堅持繼續經營。近幾個月他總是為鋼鐵漲價煩惱,不只他,其他工廠老闆皆苦不堪言,槍枝只得喊漲。

魅卡斯除了阿瓦德外,還有一個朋友,名叫帕森,他們三個是兒時玩伴。三個月前帕森搬到艾音布羅克開鐵工廠,好幾次去找魅卡斯敘舊,魅卡斯的相本裡還留有他們三人的合照。

除了帕森之外,這幾個月還有幾個人也找過魅卡斯,有材料批發商、付地租的工廠老闆等等。

「嗯,大致了解了,謝謝妳,卡拉。」雷特捻熄了菸。

她侷促地笑笑。「我只是把知道的說出來而已,希望能早日抓到兇手……」

「可以的。」雷特拍拍她的肩。

到達旅館後,雷特向櫃檯的男子說:「我要加訂一間。」

男子掃了他一眼,「住多久?」

「退房再計算,可以嗎?」雷特朝男子笑了笑。

「可以,在你們右邊房間。」男子輕笑著。

「謝謝。」

三人上樓,走到盡頭後拐彎,不遠處迎面走來一個駝背的中年男子,身穿一襲黑色連帽長披風,帽子底下的臉龐極為蒼涼,他兩眼凹陷,眼袋極深,身體瘦削得幾乎見骨,看起來頗不吉利。

雷特沒管那個中年男子,他在自己的房門前站定後,指向右邊,「卡拉,妳在這間。」

卡拉迴避中年男子的眼神,快步走入房內。

薩爾盯著緩步走下樓的中年男子,眼睛微瞇,像是要看穿甚麼似的。

隨後他進入房內,看著準備睡大頭覺的雷特,「大叔,還沒中午你就要睡,未免太遜了。」

「實在有點睏啊……」雷特無奈的笑,「這個年紀很容易早睡的。」

「先別睡,大叔。」薩爾硬是把雷特拉起來。「剛剛那個人,你不覺得很怪嗎?」

「嗯……感覺很可怕……像是會動的骷髏。」雷特仰頭回憶著。「卡拉看起來很害怕。」

「他們應該都認識對方。」薩爾一秒下了結論。「我只是猜的。」

「這不能用猜的啊。」

「我知道。」薩爾馬上鑽到被窩中,緊依著雷特,「先睡了。」

「剛剛是誰叫我別睡的啊……」他寵溺的笑著,倒臥在床。

 

 

「卡拉怎麼樣?」還在矮房地下室的依坦希斯,問倚著木箱的席克。

「她沒說謊。」席克拿下紳士帽在手中把玩,「放心吧,看起來沒甚麼線索,不過我還有其他情報。」

席克說出帕森到這個城市設廠、以及關於卡佩達仁府的情報,包括令魅卡斯不爽的一些材料批發商。這些都是聽酒吧客人說的,不少人對魅卡斯的高姿態十分不滿,他還停留在自己很威風的日子,以至於樹立許多敵人。

「那個叫帕森的,知道好友去世的消息嗎?」在依坦希斯印象中,沒有一個叫帕森的人去參加阿瓦德的喪禮。工人們不希望人們知道阿瓦德死了,他們擔心那些覬覦阿瓦德工廠的人,相爭要買下工廠——那些大戶只會認店名,根本不會管掌管者是誰。

「這要問他本人。」席克道:「據我所知,帕森經常外出,很少在這裡遇到他。他這三個月才搬來,我對他了解不深。」

席克早晚都在公會,白天幾乎無所事事,晚上擔任酒保的工作,即便晃到帕森的鐵工廠,也只是看著他指揮工人做事,不曾近距離接觸。帕森也從未到酒吧喝酒。

「嗯。那你應該知道他在哪裡設廠吧?」依坦希斯邁步往樓梯方向走去。

「我帶妳去吧。」戴好紳士帽,席克臉上堆滿笑容。

兩人走出小徑後,朝城市西邊前進。

從東邊旅館出來的駝背中年男子,在兩人走出小徑後,與他擦身而過。

男子周圍散發不祥的氣息,令依坦希斯覺得可疑。

席克盯著準備走遠的中年男子,叫住他,「那邊那位,不好意思,可以請教幾個問題嗎?」

他很有禮貌的問話,中年男子停下腳步,如骷髏的身形緩緩地側轉,露出一抹毛骨悚然的微笑,「怎麼了?年輕人。」他走到席克面前停下。

「你是材料批發商吧?」

「是的,先生。你想要買鋼鐵嗎?還是金屬?鐵板?」中年男子以為席克要向他買東西,露出可怕又興奮的笑容。

「不,我沒有要買材料。」席克笑了笑,中年男子頓時失去笑容。

「那你要做甚麼?」中年男子表情猙獰的問道。

「你知道阿瓦德去世的消息吧?」席克會這麼問,是因為他在喪禮時看過中年男子,他在遠處看著他們舉行喪禮,宛如死神。

「知道、當然知道……他總是跟我買材料,這麼大的客戶走了,我怎麼不會知道?」中年男子低聲發笑,「我是他的專屬批發商。」

席克不理會他的自言自語,開門見山地問道:「阿瓦德是被人殺害的,兇手說要拿他身上重要的東西,你知道是甚麼嗎?」

既然是阿瓦德專屬的材料批發商,絕對是經常接觸,阿瓦德的朋友很少,全部抓出來問,總會有人知道那一樣「重要的東西」。

「重要的東西……」中年男子低聲咕噥,「是設計圖……」

「設計圖?」依坦希斯聽到細碎的咕噥聲,冷眼看著中年男子。「甚麼設計圖?」

「沒事,當我沒說。」中年男子低低笑了兩聲,「先走了,先生、小姐。」

在他轉過身子時,席克又問:「我叫席克,請問先生的名字是?」

「布朗。」說完便轉身離去。

直到連帽黑色的大衣遠離他們的視線時,依坦希斯才啟口:「重要的東西應該就是設計圖了。」

「嗯,看來是這樣。」席克的大掌壓住紳士帽,「應該不會是他房裡那堆設計圖,是更特別的。」

阿瓦德那堆製槍設計圖還完好地放在書房裡。

「阿瓦德喝酒的時候沒說過嗎?」依坦希斯問道,她知道阿瓦德的酒量很差。

「他都很謹慎,喝了兩三杯就回家了。」

之後,兩人很有默契地沒說話。

名為布朗的中年男子,躲在遠處轉角,嘴裡不斷唸著:「設計圖……絕不能讓任何人拿走……

隨後,他不知想起了甚麼,快步走向卡佩達仁府。

 

 

/後:

完全沒料到會寫那麼多,本來想說應該這一章就會破案了...我太小看自己的手了嗎

布朗先生自己寫出來覺得好可怕囧。

本來想繼續寫下去的,但是這一章還是斷點在這比較好,否則可能會爆五千字(扶額)

粗估大概第九章破案吧,雖然沒一次說得準的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柳爺子 的頭像
柳爺子

柳爺子的小閣子

柳爺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